昌闭哔哔哔哔

头像@相生
“弟船只悉数遇难,债主煎迫,家业荡然。犹太人之约,业已愆期;履行罚则,殆无生望。足下此前欠弟债项,一切勾销,惟盼及弟未死之前,来相监视。”

对不起。我要疯了。
即使在「你」叙述的灰暗浅薄里,还是期待。
她的文章写的这样好。
……在心里说,不要灰心啊,努力就能有自己的风格的。
句句戳人心肺。
……在心里说,他们不一定要这样撕心裂肺地断肠啊。你可以写他们美妙的时刻嘛
可是。
那个他。
就是「我」。
想要的。
那个他啊。
不用狡辩了。清澈的美好是天然的。
你明白你有多喜欢那些字句。
你在笑对吗。
越笑越灿烂。
因为触动人心了。你非常喜悦。
他们在你那里,那样灰暗无边。她的笔下是你的欲望,对吗。
看到那些字句被不期而遇地写出来。很幸福对吧。
没法欺骗自己啊,你爱的是这样的,文章啊。
不是他和他。
为什么心痛啊。
为什么哭泣啊。
为自己那些顿失作用的残稿心伤吗。
啊啊。
我也想安慰自己呢。扇先生。
“没关系的,你还小嘛。自己的风格会慢慢养成的哦。”
……对不起。我不想这样说。
我不觉得我需要安慰。
我也无法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哪样呢?
一味沉沉闷闷地写自我。
一味……闭门不出。
哎呀。不要安慰我啊。
这世上最无力的字眼就是它呢。
……只是温柔的试想而已。很残忍。
crual.
……没有动力。不会奋发图强地写东西的。
……不想冷静。不会睡一觉起来还是尝试微笑的。
是的。
我想告诉她。
请你不要来找我了。
跟你在一起我会很抱歉的感到枯燥无味,束手束脚。
(我竟想搞砸一切的原本就糟糕的人际关系,即使它会在我需要它的时候给我一个响亮的耳光——麻木地灼热。)
我要出去走走。
在他们离开的清晨。
那时候的天空那样清明啊。心脏是多么需要呼吸这时候的空气啊。
中午的时候。天空还那么璀璨耀眼的话。
出去找个地方休息吧。
合上眼睛。
你不是没有汪曾祺就不能在中午活下去吗。
读完了那本就换一本吧。
不要笑了。
喜欢图书馆吗。
骑车去吧。
不要害怕车辆拥挤啊。
不是非常喜欢风吹凉汗水的感觉吗。
对。
简直爱惨了。
简直要命。
不要读……好吧。无法舍弃呢。
暂时回味一下吧。先不要往下重读了。
要好好想一下,那里面的谜语——譬如“柠檬吻”是什么意思呢?
——世上每一个人,都知道它的意思啊。
别再看那些句子了。
别逼自己每天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西窗烛装模作样寥寥草草读首诗了。
放松且震撼眼睛的事情,那么,听歌睡觉吧。
一定要是他。
什么都好。
《众妙》,《等待黎明》,《消失的月光》。
啊……那个拐角忘不掉的,大海。
那个公园的荷花。一一风荷举?
呢喃,吉他。
风吹得无法形容。不要尝试形容它了。
就是凉快啊。就是恣意啊。
当年他采下那株菊花,抬头动作一定很缓慢吧。
风一定吹得千古一样的凉快啊。
……好想在喉咙里听见他的腔调,咸风扑向裸露的小臂脖颈,别样温存软绵。
“大海啊大海……”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