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闭哔哔哔哔

头像@相生
“弟船只悉数遇难,债主煎迫,家业荡然。犹太人之约,业已愆期;履行罚则,殆无生望。足下此前欠弟债项,一切勾销,惟盼及弟未死之前,来相监视。”

偶尔我也从那些疯狂的一味热忱里发觉他的不妙来。歌词写的雄心壮志好像他并非占据大半,值得我口若悬河将他吹上天去,这样河水一样涛涛的溢美之词确实让人难以信得坚实,然而切实的感受却稳妥招惹过心脏,自此喂下药丸拼命颤抖,爱就是爱了,这样的盲目情感燃烧得熊熊温暖,比清醒地知晓自己躺在冰窟之中也许好不到哪里去,或许还要被人诟病幻觉不死。我大概活得向来胆怯盲目,看不见世界全部,他眼睛里的一方蓝始终是海天赐水,纵使我的眼睛疲惫不堪,望不见朦胧海雾中他身姿究竟如何,只见缝隙之间真实是海鸥洁天,他翩走远方。
而我拼命揉我的眼,才知晓蓝色不过就是借据颜色之名,它向来宛在人眼当中时候久了,早就不是颜色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