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闭哔哔哔哔

头像@相生
他谦卑地缓慢跪在那株花的面前,澈净眼眸凝视面前雨后顽种。
他的生命岌岌可危,在绵绵阴雨里每日都暗流涌动。
他的膝头贴着冰冷的泥土,生命的芬芳即将注入他的喉头。
他轻轻侧头,远方的天空被阴云占领,然而他双唇紧闭,眼眸坚定。
“您知道吗,今天外面又下雨了。”

如果有一天我在此般困窘无投的境地里以头破鼻青的姿容可怜巴巴地泛着泪光说着我没有气力坚持了,当年或从前几月的壮志豪言于我这样庸庸碌碌的自命不凡者毫无干系,毫无意味;你在某个地方偶然看见我獠牙骤现,说着从前引以为傲发誓也要完成的任务多么恶心,连带着你与他也一并咒骂唾弃,转而扑向新的美丽,睁大我矇昧的眼珠——
那么,My God,就请斗胆让我玷污你的枪口吧,我的心脏渴望你的子弹。
就让我一命呜呼,虔诚最后一秒,还在你的枪下。

始乱终弃。
你怎么舍得。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