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闭哔哔哔哔

头像@相生
Vience.

很难回答他的问题,陷入思考。
手下颤着眸子珍重摩挲过的卷轴,遗存百年的孤本上的金碧辉煌还溢着芬芳。
那是多年幼的时候?眼睛尚还是早晨天空烂漫的模样吗?——还没有漫上辽海波波。
寻着图画看,墨笔生糙,线勾朦胧。他歪着头,在窗台上摆着新鲜的花束,百合杂着一色嫩白样扎的,香露滴在气息里头,是天空出门时叫远林风送过来的,一切都化在凉白中,淡淡的,勾人吸鼻的香,甘甘秀秀。
归学软了脊梁看,点着陌生的字,开始将自己埋在书间里。
他小小身躯的暂时葬地这样大,是四大洋以外的未被慧眼瞧见的又一片汪洋耀辉呢。
狼狈着推开身上重沉的一累累书伸出只拿着胜利书卷的手,缓缓直着险垮的脊椎抬出头来,一扫身上的纸卷,摊开来,窗外的夕阳全都凑过来,也搭着他一动不动的肩头聚精会神地看。
只是喜欢而已。看到简单的水波,细细思索,于是全都掌握,听到人们眉飞色舞说着自己国家的言语流利,怯弱者也坚定不移,站在天空下,灰蒙有雾的,阴云重压的,他问路的神情,倾听耳朵不闻的话语,再顺着他们带着犹疑的指尖所向,总非常开心地躬下身道谢。
这就是旅行家的素养吗?
一双会被不识面孔的眉开眼笑激荡得欣喜若狂的眼眸,一张会讲些带着根深蒂固温柔乡音的能说会道的诚恳之口,和一颗砰砰直跳的,时刻准备着为地平线尽头辉煌升上来的太阳献上生命的心脏。
耳朵要为了带着口味的他乡言语而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