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闭哔哔哔哔

头像@相生
Vience.

这把枪到底要架在流热血的脖子上,方可给他一片冰窟里头的暖意来,一霎时他眼角冰川骤融,涌窜上狂炙澜流。叔叔在码头那会儿是泪眼婆娑没瞧清的,怎道得“心爱”二字,分分明明在那金发辉光下,闪烁的是阴谋得胜的欣喜若狂啊。
他这柄枪啊,在古旧金贵的小箱子透着缝隙盯窥着碧海蓝天的秒钟可太久太久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