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闭哔哔哔哔

头像@相生
“弟船只悉数遇难,债主煎迫,家业荡然。犹太人之约,业已愆期;履行罚则,殆无生望。足下此前欠弟债项,一切勾销,惟盼及弟未死之前,来相监视。”

她的文字是秋早最韧凛的茅草上的一滴露水,触手即冰。
它是一滴水——不是刀光,不是剑影,不是兵车铁骑,不是国恨家仇。
它只是一滴,寒凉的、镜子样的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