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闭哔哔哔哔

头像@相生
Vience.

我终究找到熟悉的音调,缓缓将黄昏温暖的故事诉告给我的耳朵。
我终究写这篇文章,是来纪念您的。
抄下曲音深情,你就是我的青春。
国旗下仰得泪眼汪汪的光芒,二重身苦将我紧紧缠住。
那是我上的第一节物理课。
晕倒在艳红飘飞的国旗下之后,腹中阵痛到哀求饶恕,您站在台上。
拿了乒乓球,穿着印着奇怪磁铁的T恤。戴着眼镜,椭圆形的脑袋上,一双眼睛似乎带着点昏蒙的笑意。
你讲的课我一个字都听不懂。
眨着眼睛,举着书,说着自己世俗,时不时将寡水目光转向旁侧。
出门戴着墨镜,总是白蓝灰的T恤衫,浓深的夏日,连街的密树。
给你起了昵称,深吸探访时你身上沾染的浓重烟息。
近着听你讲话,是很模糊带嘟囔的声音啊,绵脆作底,软灰蒙上。
很特别的声音呢,喜欢呐呐着,说着高深的典故,开着不理解的玩笑。
很随便就坐下了,到哪里都很尊贵闲散的样子,上课时候,摇滚乐的老旧手机,也总是惹人发笑地响起。
那天降临的凉紫色的夜里。
你突然踱着步出现,虽然我也常常窥探小屋中,你是否轮值。认真坐在小屋子里,对着什么看得专注。
你眼镜上有夜的光泽。
似乎望着我说啊。在那样紫魅混乱的夜里。
——是我的学生,我认识。
我在昏乱的深凉里向你的方向鞠躬,说着谢谢您。
四肢发软,眼眶炙热。
对着眨着水色点星的夜幕流下冰凉的行泪。
也许是周遭混乱,脑中胡思乱想。
后来说着要离开,就成为一个班级的老师。
仍然不住打探,口中将软糯昵称念过三巡。微微笑着,记得当时的眼神和散漫的语气,烟息多么浓重,呛口也温柔。

——我这个人呢,比较世俗。

——是我的学生,我认识。

调到与世隔绝的三楼。
学习深难艰涩的课程。
你雾里云里的讲课方式,穿过的几件衬衫颜色,戴着墨镜散漫到底的样子。
我对物理的全部恐慌,消失在您恍惚带笑的晶亮眼眸里。
世俗的人。散漫的人。是校园一个会在大会时候走来走去旁若无人的主任。
闭上眼睛,好像那天的口气还飘浮在眼前的灰蒙里。

“随着人群,我逐渐改变了我自己。
你时时在远方指责着这样的我。”
“在摇曳得仿佛欲言又止的柳树下。”
“当初走过的那条路,如今只能从电车上眺望。”
“请你别忘了当时你的生活方式。”
“你就是我的青春。”
——你就是我的青春。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