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闭哔哔哔哔

头像@相生
Vience.

天哪。为什么呢。
你手中血管里流淌的,能够燃烧的狂意,却能在眼中宛出情彩魅动吗。
而他孑然凛身,为你降临到这个世上,拥有着锋芒凛厉,和纯真琉璃之心。
你到底是爱着,诱迫着,教会他清澈瞳仁和仙人面容里本该包含的端正美好。
然后自我点燃,心脏里念头烧得旺过朝霞。
告诉他。在已经有了情感浓深的孩子面前告诉他。
你手里,沾满无辜的、纯凉的血液。
一层一层,嘶嚎,拼命说着,在你毫无感情的、自以为正直的刀下,死过亡魂多少,足以黑暗万年的晴空。
就算渗透到皮肤的每一寸都不够填满啊,可以淹没你美丽的瞳仁啊。
逼疯他,欢笑着,让他斩杀你。
是你的愿望吗。他血的瞳仁,恍惚间冰清玉洁的身段。
伸出手来,还是坚定不移地说啊。
你是我的刀啊。千万年都不会变啊。
光辉的岁月。别人口中你们二人同行的岁月那样伟大啊。
可是心间,哀嚎着,不要把我和他绑在一起啊。
怎么就是……忘不掉呢。人们众口相传的,时常提醒不会死去的你。
心间的悲怆彻骨永远地充斥全身,让头脑软下,指尖冰凉。
不得不选择长眠,在寒冷的黑暗世界里,却痴迷当初。
神啊,究竟为什么。
就是这样难过。胸腔胀痛,这喷薄欲出的悲怆满怀。
当初耳边那缥缈的歌声。
爱的奥秘永留心间。
你对着烛火泪光闪闪的面容。
天哪,为什么。
他们是一群混蛋啊。
却称神伟绩,却留名万古。
可以肆无忌惮,留下爱,留下恨。
走开得那样坦坦荡荡。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