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闭哔哔哔哔

头像@相生
“弟船只悉数遇难,债主煎迫,家业荡然。犹太人之约,业已愆期;履行罚则,殆无生望。足下此前欠弟债项,一切勾销,惟盼及弟未死之前,来相监视。”

印记

那么也许,看着夜间的天空的时候,那个雄才大略的哥哥也会照常对着他眨着囊括星空的眼睛,母亲所赐予他们二人的,同样的宝石瞳仁,却在繁星的瞩目下生成不同的颜色,折射的光芒太过刺眼的是兄长,然而暗淡得了无色彩的是他,遭过切割万棱的两块,终究因走向极端而相隔两地。至今他的船夫都晓得他在夜半祈祷的习惯,每每看见一双月下芒光低微的清影,就会揉揉眼睛,唔喃着酒气海腥,按一按身旁呼噜惊涛的人,嘘声间瞟头到那侧虔诚合指向天,泪光闪闪的商人身上。
他是不可能不将侄儿锁起来的。他看到他的羽翼一旦有根样似可飞的羽毛出现,就要惶恐不胜地用铁笼罩关起来。却颤抖着双手站在笼前不停抚按他少年懵懂,默言不语,泪流掩面,让那侧天蓝瞳仁的孩童笑脸皱起的,立刻就闪现出那样的颜色——年不过雏鹰稚羽,一瞳湖蓝似天美轮美奂,却先行告诉眉头,成长的意义。
那么铁筑的牢笼混着前世血泪,越发对他的束缚温柔起来。书海如洋,挑灯夜间,影影侧颜痴情向倾,一如当年谁身影伟岸,站在不归的商船前肩带飘飞,像海都不暗的海天一色。
他的眼睛成长的那样快。纯蓝积淀笑语声声,在舞蹈与笔记里潦草记下,东方的姓氏。
他惊恐的发觉,推开房门,看见空荡的房间,堆砌的书籍,比天高里夹满他的笔记。
微不作查的笑面深情间,是血液和瞳仁里魂牵梦绕的东方。
所以拥抱。所以翩翩作躬。
海都的公子撕下告示。
那样的蓝眸弯弯,说着会常来看你的,叔叔。
……在海天一色里,他常常看见他的那一股眸色,兑着湖滩湛蓝,流进祈祷的紫光闪闪里。
终将不得善终,终将埋骨他乡。
终将永失所爱,终将无所未来。
他是他软心软爱圈笼养下的雄鹰,因为瞧见他眼眸的向往,他常常对他展翅的动作视而不见。
但原来他是他种下的花朵,是玫瑰想拥抱的爱者。
天的纯湛,海的波光,尽数是他的。
他是两股宝石光泽里揉杂的新耀,有着温柔的光芒。
热血澎湃,只争朝夕。会引流最后一滴热血,为太阳奔走四方。

——而他就只好站在海波荡漾里。收下他们二人的骨骸。

鹰是他放飞的。
这样就已很满足,这样就已很幸福。

昌闭 写旅行家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