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闭哔哔哔哔

头像@相生
Vience.

看到大家都各有坚持的所爱,心胸里常常就腾升起极其幸福的感觉,无论这个世界的偶尔是如何的阴云密布,也依然能从这些斑斓的画卷里窥见天云的美丽,甜蜜荡在心底,化开丝丝的无所形容,看着身后清明天河里一轮红日,恍然捂了捂心口,笑是不自觉的,不可忍的。
时至今日仍然回看当初,沾沾自喜,永远不满足的面庞可笑荒唐,然而身旁风吹的狂烈,笔下的流淌还是他们二人的眸瞳比海,在头昏脑涨的时分脑角突现的场面,燃烧血液的一个笑脸,时时刻刻在手后偷笑着,在心底道三番两次的美妙,回到家后听到噼啪的键盘声,好像偶尔能感受到他身段的薄凉,到梦深处的某个角落,就好像看到他站在那里,我说尽了的月光,我道穷了的眼眸,寒凉的身段永远的挺然端正,温柔无声,真诚坚毅,大抵拥怀他的触手很是瘦凛吧,这樱不落的夜里,怎么会有醒来的时候啊。
时至今日我仍然笔旧思乏,文不成段,也摸不清他眼眸如何蓝海,金发照耀,阳光是如何的温暖金芒,他辉辉的肩带却始终在眼前飘忽,靴走的地域,该用的眸光,抓不住的可爱一面,或许到热忱燃尽也不会看见爱惨的笑容和身影迎日出吧,但每一个夜里轻轻念起姓名婉转,听见熟悉的枪声,那三遍铿锵到寰宇云外的名讳,在心底掷炸开,俗腻的滋味,油银的柴米,统统忘在脑后和眼泪之中吧。
时至今日我仍旧不写他的姓名,仍酸忌妙手描画他眉眼,寻觅影子,捕捉风息,写无谓文章。
时至今日,乃至往后,直至热忱流尽,我生命被庸媚占尽。
我流净该为两位先生流的凉泪。
我仍会遵从眼前所灵光一线,写他的刀,写他的薄凉,写他的眉眼端定万古,如潭无漪;写他的海,写他的笑容,写他的眼眸震颤天穹,蓝不隶色。
我仍旧会在心里默念他的名讳,在我的拙笔之下只闭口缄默旅行家三个字。
我仍旧会怅然他的眉眼和言语,该断该舍。
我仍会热爱他们,就纵使荒唐,就纵使无趣。
不可相信的,为了旁人口中念他们两人的名字,我究竟藏咽下多少滚烫。

时至今日,乃至往后。
有能在狭窄心间盲目爱烂的身影,
可真是一件让无根生命燃烧焚天的幸福事啊。

昌闭 自白水果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