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闭哔哔哔哔

头像@相生
Vience.

Wonder

他回到房间里的时候夜在窗帘内是紫色的。

但一旦接触到布软,就能看到帘幕之后的月蓝幽光。

他侧过身来,仍然闭着眼睛。长久安详如斯的模样,眼眸舒畅,长发绺散而根根整净,皎皎月银在眼睫上燃灭灰烬,温度凉透,被他着手一擦,又在蔚蓝紫红摇荡的眼底下灼意温柔起来,于是就见到特定情意下才能瞧见的漂亮神情,还是很清明的眼瞳,然而透彻的黑夜里,这却是实在的灼烫一泉,半晌他转过身,捏了喉头小小咳着,嗓子不由得哑哑的,而颈后湿温的呼吸,又驱散秋寒三雨,这天下布云乌千里万空,终究留不下屋内晴空艳阳,他微微扬了头,垂着目擦一擦他长睫倦倦,激起蓝眸水涌,氤氲高烫在指尖挥散不去,半晌只得把金发挡上去,用根根柔软水泽温亮固凝双眸,而下却破耳清明传来闷声一笑。

他简直是跳回到他的位置上,一拂额发凌乱,挑着夜海浮光跃金的眼眸眨一眨,帘开之地月洒全身,衬衫褶皱盛光满当,流光溢彩。

于是他敛眉收目,揉着太阳穴,靠向床头,对着他恍恍然就是笑过,屋间月移,在他唇边润上苍凉颜色,他侧了头,长发侧旁露出冰凉的睫颜,那瞳色显得清寒,然而看着地上的树影,又洁洁着光层,微微有弯弧,不那么清醒地清醒着,有隶属于他堪月的宁皎。

是可天下独见的孤月对赏。

他的那双眼睛究竟看过多少天下第一啊,美湖藏玉,流彩羽蝶,月波孑海,那样的蓝光荡漾、波涛四起,混杂着光彩多少、美貌多少,常眯能见耀目之景,带笑海川归眸,这副身上可采的价值,商贾不见得,天下珍宝甲一,那天海都不满的眸子,要拿月亮作铲,拿天空作水,才能好生出尘浊沐浴耀阳啊。

他的身段里又是多少月亮的心血,放下了多少天空的渴慕。

于是很静宁,赏月。

他于是终从深重的思绪里记住这幅容颜躺下,枕肘问那边轻手轻脚拉上被褥的人。

“我一直很想知道,她们都讲什么要紧的漂亮话呢?”

他眨眼。溅溢蓝晶明亮。

他看着他,迎着月光在额想问题。

他于是笑,伸出手,浸触冰凉月束。

“我也一直很想知道,”他斟酌开口,忽然就抬起笑意轻盈的面容。

“先生,大海都跟你讲什么话呢?”

他于是越笑越有月亮的旨意,明亮可亲的温柔。

“啊,很难讲的话,星星又为什么偏爱您的身段挺然英凛逼人呢?”

他眼睛也终于等到月亮燃烧,星火四溅。

于是小心地低下头,发出清澈的笑声一嗓。

“……上天可又晓得,你是个知道月亮心里话的痴情撒谎精。”

这样的形容词,让天幕昏昏欲醉。

让谁不可窃取的眼眸,险些走不出一方月色天地。

啊……可是,你怎么有那么多想知道呢?


昌闭于九月十七日 听《鸟之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