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闭哔哔哔哔

头像@相生
Vience.

乞讨

他能从重重黑暗之下看到他的面庞苍白,眼圈深重,凸出倦怠层层之中的眼眸明蓝,印刷身后焦黑颓圮。
他冲每个来往的匆匆鞋履微笑,挑起一层层的积倦眼圈,黑焦里眼眸不再闪亮,只是一味卖弄海蓝,却泛白着死气沉沉,远不是能拴住来往脚裸扭动人的样子:双腿还这样完好,还是略带毁坏的样子倚着墙壁,就算是再冰冷黑暗的地方也无法原谅他没有瘸掉的现实吧?
眼睛也没有瞎,甚至还这样碍眼地明亮着,是来炫耀天赐的微蓝清澈吗,请快离我远一点啊,不要用那样的、仅仅是上天——该死的赐予给你的见底勾人,让人看过一眼就触目惊心的天真瞳仁呢。
啊啊,那样的笑容,在这一行列里,在没有光的春天里,百花谢幕的冥冥里,也就只有你还干净着面庞露着让人心间火大的微笑浅浅了。
真的饥饿吗,快来个人将这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在这片黑阴的老弱病残拉走啊。
……真的是,太刺眼了。
她瞪着滚圆猩红的眼珠。
她脚踩着高帮的鞋子,那样翼翘山尖的跟底,她凝视着它,他盯着他,目光寡然,是越过她的花枝浓艳来看天边棉花一样的光云的。
他的眼睛在她的余光里清澈。
血红色的,浊气吸取,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她是一个女子。
她穿金碧辉煌的衣服惹人注目。
他衣衫褴褛蓬头脏身惹人注目。
她用尖尖脚跟证明地位显著。
他用眼眸深深看罢将归之云。
啊啊,反正的话,一个木制的鞋跟也是踩不烂你这金玉其中的丐中高洁的吧?
狠痛一点,血也不过留在你的腹中而已。到底里面也没有食物,是不会硌痛你的……
就抬起脚,把这样的目光——
踩烂!踩个彻底!踩到血肉模糊还不够尽兴,要血水映天!要金碧辉煌!
残忍的模样呀,在黄昏是一个做工漂亮的高贵鞋跟永远追不上的绝对美丽啊。

他傍晚抱着花回去,鼻尖充盈馥郁的百合花气,甜蜜弥弥。
他坐在那里捂着血涸的伤口坐了很久了,黑夜漫到了他的耳畔,若是他再晚来那么一点点,就要睁不开眼睛了啊。
他的眼睛却已经水光清澈了。
他老远就看到他洁白怀拥,老远就开始轻轻捏着眼角痛嘶。
眨一眨眼睛,好像泫然的样子,说着,白天怎么不来送花缅怀啊,果然对着宁静的事物,先生你才可以露出治愈万世的微笑来吗。
他垂着眼睫,月光下百合凝脂,触在指腹凉凉的。
他蓝眸流淌星河,只看着他轻轻跪坐下来,到他身边。
轻轻拨开他的湿垂一只手,见到花绽黑曜,静静地、缓缓地闭了闭眼睛。
他在他身边抚摸百合花,用血水未涸的那一只手。
眼底是洁白的脂卷花瓣。
而面上是怎么讲都很故意的笑容。

昌闭于九月六日 被石墨和输入法逼出苦涩鸭笑的蝉鸣阵阵里

评论